四月,是会说话的樱花


这是四月,寻常而又特殊,洋溢着希望而又充满着残忍;使人回顾,亦使人遥望。
夜甚凉,气温陡转而下。窗外的风肆意的刮着,雨停息了一会儿又淅淅沥沥的下起来,给人蒙上了一层惆怅的面纱。但写随笔真是一件温柔的事情,细腻的小心思就藏在横竖撇捺之中,像一只害羞的小兽躲在情意绵绵的字里行间,被封存起来,等着解封的那一刻窜出来,跳进心上人眼底的柔波里。

似乎 大概 好像博客的草已经长得很高了

已经近两个月没更新文章了,虽然时常来看看或者改下某些文章的错误,又或者更新下插件。
毕业还是很忙的,论文和答辩,刷分拿学位,毕业各种人、事,直到现在,顺利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,工作,基本上算是脱离化学入行了。回顾整个大学生涯,还真是一波三折,蛮刺激的。

也许明天 就轮到你被404了

昨天是北大的120周年庆,而前几周闹得沸沸扬扬的岳昕事件,最近几乎是销声匿迹,至少,从表面上看上去是这样的。
所有国内媒体的报道、所有吃瓜群众的讨论、所有相关关键词的,都已经404,和谐掉了。而和谐不掉的呢,要么被墙,要么如下图:

[MMD]这是我见过最美的miku了

此为1080P60FPS版本,2K60FPS戳这

第一次上天的感受?

没错,我终于成为了上过天的男人,并且成功与太阳肩并肩,这里手动滑稽。
准备回家的前些天,在学校那边居然遇上了十年一遇的暴...暴...暴雪!真是没想到,在学校的最后半年还让我这个南方人第一次摸到了雪!惊喜、意外、刺激...寒冷!!